•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3-19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3-19
  • 笑喷!这些NBA球员玩偶是认真的吗? 2018-12-24
  • 迎泽大街下穿火车站通道顶进过半 2018-12-24
  • 字体

    第52章 归程

    (21-)
    个中道理,虽极其复杂,理解起来,倒也不难。

    为何需卦说的是等待,却又有“利涉大川”之说?这难道,不是自相矛盾吗?

    不,这不是自相矛盾。因为这个所谓的“等待”,不是原地等待,而是心境上的“等待”,饮食宴乐,调节心情,等待着事情的发生。

    而所谓“利涉大川”,则是行动,只要是有准备的行动,等待着事情的发生,哪怕是大川大河,也能平稳过渡。这,就是易理。

    就好比所谓的“无为”,决计不是说什么也不做?!拔尬?,本身就是一个手段,以“无为”,达到“无不为”的目的。所以,“无为”就是“为”,就是“无不为”。这是道家的理论,却也是易学的延伸。

    茅易和李瞎子,你一句我一句,又是摆酒,又是拦住,又是扶着坐下,看得雷连山一愣一愣的,丝毫不明就里。干脆,他也不再多想,反而斜瞪着眼,怪物一般看着两个妖精斗法。

    “你有看过,什么特别的书吗?!”李瞎子反应了半天,想明白过来,方才看着茅易说道。

    “我没看过书,这些,都是爷爷在的时候教我的?!?br />
    “你爷爷,是个很厉害的人物!”李瞎子抹了抹眼角,他在赞叹。

    “谢谢您?!?br />
    “可是,眼下,咱们好像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br />
    李瞎子推演了不是一次两次。目前,他们的状况,真的很糟糕。神出鬼没的藏归妹已经走了,再要寻她,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他们的敌人,仍旧隐没在暗处,不露声色,随时可能给他们致命一击。

    茅易心神已静,忽而蓦然一笑,向雷连山说道:“没有路的时候,那会怎样?说明什么?”

    雷连山听到这话,终于哈哈大笑两声,瓮声瓮气的说道:“你还记得?!咱小的时候,表爷爷带咱俩翻山,去王门庄子看戏?;乩吹氖焙?,天黑了,咱仨走岔了路,钻到了棘子柯里,出不去了。你说,‘爷爷,咱们没路了,怎么走?’表爷爷哈哈大笑,说‘易娃,你个混球,没路的时候才好咧!没路了,说明走哪里,哪里就是路!’后来,咱仨虽然给棘子扎毁了,可还是从里面钻了出来,终于回了家里?!?br />
    茅易也笑了起来,然后,他的眼里有泪珠闪动?;叭栽诙?,辛辛苦苦拉扯自己长大的爷爷,却早已不在了。

    “无招,胜有招!唉!我不够活泛,所以总是输你半筹!”李瞎子叹了口气,佝偻着本已站起的身子,缓缓坐到了炕沿上。

    他点上一根烟,复又站起,倚在门框上,望着屋门外的小院和远处山沟中的人家,缓缓说道:“你们走吧,我打算在这里住下了。你们给我留个电话,如果小师姑想起来,回了这里,我与你们打电话!”

    看样子,他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墒?,她真的会想起这个地方来吗?

    看着李瞎子的佝偻背影,茅易有些感伤。他掏出兜里的一千多块钱,连同写了电话的纸条,给他放在了炕沿上,就连同雷连山和李瞎子告别了。

    雷连山使劲拍了拍李瞎子的肩膀,结结巴巴的道:“李大爷,多……多吃饭!”说罢,见李瞎子皱着眉没有答话,便背了帆布袋,和茅易顶着烈日渐渐去了。

    李瞎子看着茅易和雷连山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苍白炫目的日影下,狠狠地抽了几口烟,又长出了口气,淡淡道:“前面的路不太平,你们保重!”

    说完这句话,他双眉紧皱,重重的咳嗽几声,额上的三道深似地垄沟的皱纹几乎变作了五道,紧紧拧到了一起。

    他咳嗽一阵,觉得喉咙有些干,几大口凉白水灌下去,浑身上下不禁打了个哆嗦,真凉!

    ……

    ……

    烈日如火,山风渐热,真真焦灼人心。

    茅易和雷连山脱了外套,提了帆布包,要去半山腰撤了帐篷,并去推那让藏归妹停在山上的125摩托。

    摩托车还在,帐篷,却要在更上一些的地方。二人爬了半天山,衣服几乎教汗水打了个湿透。每走出几步,都禁不住要揩下几把汉来。

    “我说,易娃!那帐篷啥的,咱不要了吧?!”

    眼看离帐篷还有百十丈远,一直背着帆布包的雷连山实在是不想走了。他倒不是说有多累,主要是热得不行。

    这长山的天气,一旦入了夏,就热得厉害。尤其是先前那云艮的封锁,已经被李瞎子破了之后,青天白日间,山上连一丝阴凉也不见了。

    “行吧,咱回去骑摩托车算了!”

    茅易咬一咬牙,他实在也不想走了。虽然,此时离帐篷只剩了一丛松树,并没有多远。但想起还要穿过闷热的松树丛,他实在也是不想再动弹了。

    “救命!救命??!”

    就在两人粗重的喘息,正欲回身下山的当口,一个女子的尖叫声,自上方不远处传来。

    “是不是藏归妹?!”雷连山一惊。

    “她就算面临生死,也不会这么喊叫!不管是谁,咱们还是快去救人吧!”

    人命关天,说话间,两人把手中的东西一撂,拼着力气,箭一般向上跑去。上面,就是他们的帐篷所在,也是那求救声传来的地方。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3-19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3-19
  • 笑喷!这些NBA球员玩偶是认真的吗? 2018-12-24
  • 迎泽大街下穿火车站通道顶进过半 2018-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