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治警方破获利用网络平台贩毒案 2019-03-21
  • 战斗民族的称号,果然不是吹出来的,不错。希望我国球队也可以如此 2019-03-21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3-19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3-19
  • 笑喷!这些NBA球员玩偶是认真的吗? 2018-12-24
  • 迎泽大街下穿火车站通道顶进过半 2018-12-24
  • 字体

    第0049.夺城(2)

    (19-)
    将领的副官看到自己的上司,被一箭射穿了胸膛,而且那只羽箭还去势不减的又穿透了两个士兵后才停了下来。

    副官连忙大声地吼道:"散开,找隐蔽的地方。盾斧兵,举盾。弓箭手后退,拉弓还击。"

    但他还是慢上了一拍,就见箭矢如蝗虫一般密密麻麻的向他们飞来。

    来不及躲避,和举盾的士兵们纷纷倒在滂泼的"箭雨"中,反应过来的,则是被正面袭来的大小箭矢又射倒了一些。

    副官躲在一根粗大的廊柱之后,心中暗骂,这他妈那里是兽奴作乱,分明是一只武装到牙齿的军队??!他叫过一名通讯兵急忙说道:"快去把这里的情况给腓特烈大人说明,告诉大人我们需要支援·····"

    只是他的话音还没落下,一只巨大的箭头就从他的腹部突兀的冒了出来。通讯兵看见长官就那么死在自己的面前,他被吓得面无人色,手忙脚乱的就准备去报信。

    只是他还跑多远,就被身后一个形似鬼魅的身影割断了喉咙。

    身影一击毙命后马上遁走,干净利落,精准的仿佛一个杀人机器一般可怕。

    通讯兵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脖子,意识在缓缓的流逝,此时他才发现不知在何时竟下起了白茫茫的雾,他在人生的最后一刻想到的是,真冷??!

    战场上开始飘起了,如有实质的厚重浓雾,本来就惊魂未定的士兵们开始变得更加的恐惧和不安。

    仿佛在那片未知的迷雾中正有个嗜血的怪物正张着血盆巨口和尖锐的獠牙品尝着他们正在颤栗的恐惧。

    正当他们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正前方时,一把黑色的匕首像是一条黑色毒蛇般悄无声息而且十分灵活的接近着他们的喉咙。

    一道寒光闪过,寂静而无声的吞噬着一个上一秒还是鲜活的生命······

    而易欣此时正一脸焦急的站在腓特烈的府中,腓特烈听到易欣的说法眉头紧紧的皱着。他是觉得这也太巧了吧,今天早上开的张,今天晚上就被劫了?

    易欣来回着急的踱着步子,他神情慌张的说道:"腓特烈大人,那些东西是小,但是若是被人知道我瓦尔商会,私运这些违禁的物品,怕是我们瓦尔商将会有灭门之灾。"

    腓特烈不慌不忙的将桌上的茶杯举起故意显得茫然地说道:"那七夜男爵来我这里是什么意思?"

    易欣真诚的看着腓特烈着急的说道:"还望腓特烈大人救我们,若是腓特烈大人答应,瓦尔商会必将付出让腓特烈大人满意的代价。"

    腓特烈微微抬了一下眼皮将声音故意拖长说道:"哦!"

    易欣一脸痛苦不忍的说道:"瓦尔商会,愿做大人的马前卒,愿一切听大人号令。"

    腓特烈脸上绽放出得意的笑容,什么兽笼叛乱,在他的眼中不值一提,他腓特烈大大小小的战役也经历了二三十场,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相比而言瓦尔商会的事情就要言重许多,私自售卖军中利器,无疑是叛国重罪,这件事显然根据

    易欣的说法老瓦尔不知情,一切都是他私自做主的。

    可是他说瓦尔商会,要臣服于他腓特烈,显然还是有些······

    腓特烈冷笑着说道:"七夜先生,莫非以为我腓特烈是哪三岁的孩子?我们先别的不说,光是瓦尔老家主那里,你就行不通吧!"

    易欣,面色顿时萎顿,但是一会儿又浮现出一片阴狠,最后是有些悲伤的说道:"大人,若是他不答应那我就只好无毒不丈夫了······"

    说道此处易欣神情冰冷的做了一个手摸脖子的血腥动作,并且充满杀意的看着腓特烈。

    腓特烈满意的将手在空中拍了拍,有些欣赏的说道:"好一个无毒不丈夫,但是我又怎么相信,七夜男爵不会对我腓特烈这样了。"

    易欣早知道腓特烈会有如此一问,于是他走到腓特烈的身边说道:"大人一定有办法,既能掌控我的同时,又保证我不会反你的办法,不是吗?"

    腓特烈和易欣相视一笑,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在那一刻有默契的达成了一致。

    只是腓特烈的心中还是对这个看似投怀送抱的七夜男爵,心存疑惑。

    但是在利益面前的人,心中更多的位置是用来放计较利益得失的计算器的,他们看不清这些利益的背后或许就是将他们送往地狱的炸弹。

    就在这个时候梅卡多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他走到腓特烈的面前,又望了一眼易欣。

    腓特烈知道他在易欣这个外人面前有些不好开口,反正他迟早都会知道的,不如摆明自己的态度:"说罢,都是自己人。"

    梅卡多着才说道:"派去镇压兽笼的一千人,全军覆灭。"

    腓特烈若是不知道他们有轻重弩之前,或许还会吃惊一下,但是知道后,说句实话那些重弩在窄小的街道中绝对是一种可怕的存在。

    腓特烈毫不在意那一千人的死活问到:"对面死了多少?"

    梅卡多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暂时不知道,那片该死的浓雾又出现了。"

    腓特烈心中知道,这下麻烦了,于是他对着梅卡多说道:"派人将那片街区先封锁起来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
  • 长治警方破获利用网络平台贩毒案 2019-03-21
  • 战斗民族的称号,果然不是吹出来的,不错。希望我国球队也可以如此 2019-03-21
  • 四川自贡社区民警拜师学手语 ” 2019-03-19
  • [微笑]建议你去学学边际理论!基本需求免费与高级需求收费并不矛盾,相反是更有利于保持社会的良性循环。 2019-03-19
  • 笑喷!这些NBA球员玩偶是认真的吗? 2018-12-24
  • 迎泽大街下穿火车站通道顶进过半 2018-12-24